TOP

各所介紹 | 文化飲食暨禮儀研究所

文化飲食暨禮儀研究所

文化飲食暨禮儀研究所
亞洲研究院設立之初,提櫫「三生」:凝聚對生命、生活、生存問題的關懷,與「三術」:架構技術、學術、藝術的跨領域平台,以為宗旨。「三生」、「三術」並非獨立存在概念,而是彼此交叉循環,互為表裡的實質。文化飲食研究所與文化禮儀研究所秉此信念,進行開展,焦點著重於「文化」。何謂文化?西哲泰勒(Tylor)認為是「一種複雜叢結之全體。」《易經.賁卦.彖辭》有:「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語,即人文化成。我們希望以人類活動的客觀認識為基石,進而凝聚更多強大、正向的能量,關懷人類社會的諸多角落。以文化飲食為例,從維持生存的基本訴求,發展到飲食有令、有功、有禮的進程;就文化禮儀而言,從敬天畏神的風俗形式,演變到生禮、冠禮、獻禮、祭禮的規範,處處都有我們學習與關心的焦點。未來我們期待結合更多專業的人才與力量,將關於飲食與禮儀的知識見聞,分享更多的朋友,讓我們傳達更多正面的訊息,營造更美好的未來。

簡介

所長 方蓮華 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博士。 淡江大學中文系博士後研究。 曾任記者、講師。 開設課程:情詩導讀、晚唐詩選讀、晚唐三家詩賞析、歷代茶詩選讀、現代散文、文化飲食、文化禮儀。 著作:《李商隱「不圓滿」詩境探微》,台北:文津,2006年《過境西非小巴黎》,台北:秀威,2007年。《辨體視野下之諧謔詩研究 - 以明代為考察對象》:新竹:清華大學,2015年

成員介紹

顧問 雷蒙,亞洲研究院學會
顧問 雷蒙
一個廣泛包容文化藝術交流的研究院,需要花費多少有心人士來建構啊⋯⋯感謝發起人也是首任亞洲研究院院長 牛法丹院長的宏觀。建立了亞洲研究院。讓有技能的人得以展現長才,發揮創意讓技藝延綿不斷的創新。在前院長的力挺下。亞洲研究院不斷的端出一些品項出來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方太多了。未來在 范院長的領頭下。亞洲研究院一定可以跨出海外揚名世界。也謝謝亞洲研究院給我雷蒙機會。讓文化美食得到更多人認識。也讓我覺得飲食文化藝術應該更得到重視。謝謝大家。
亞洲研究院學會,'顧問
亞洲研究院學會
亞洲研究院學會
顧問 雷蒙
顧問 雷蒙
一個廣泛包容文化藝術交流的研究院,需要花費多少有心人士來建構啊⋯⋯感謝發起人也是首任亞洲研究院院長 牛法丹院長的宏觀。建立了亞洲研究院。讓有技能的人得以展現長才,發揮創意讓技藝延綿不斷的創新。在前院長的力挺下。亞洲研究院不斷的端出一些品項出來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方太多了。未來在 范院長的領頭下。亞洲研究院一定可以跨出海外揚名世界。也謝謝亞洲研究院給我雷蒙機會。讓文化美食得到更多人認識。也讓我覺得飲食文化藝術應該更得到重視。謝謝大家。
亞洲研究院學會,'顧問
亞洲研究院學會
亞洲研究院學會

最新訊息

文化飲食暨禮儀研究所所長方蓮華受邀於普台高中圖書館演講「淺談世界遺產」。

閱讀更多

請把善良,傳遞下去 ◎疫病不區分人類的善惡,卻反映人性的善惡 清朝嘉慶年間名醫劉復明,對瘟疫等病症有深入的研究。他在醫書《松峰說疫》(成書於西元1758年)中提到:「若夫疫氣,則不論貴賤貧富,老幼男女,強弱虛實,沿門闔境,傳染相同,人無得免者。」根據劉復明的觀察,瘟疫當前,不論各自條件如何,每個人被傳染的的可能性是一樣的。 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至今,不分國家、種族、性別、年齡,甚至貧富、貴賤,處處都有疫情傳出。病毒不會區分人類的善惡,不會以善惡為標準來尋找宿主。但是,我們卻可以透過疫情散播,看到人性中的善與惡,十七世紀中期英國爆發的倫敦大瘟疫,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賢者之鄉,良善傳世 1665至1666年間,英國爆發大規模傳染病(後證實是鼠疫),造成數萬人死亡。疫情由倫敦往英倫半島北部蔓延,全國人民籠罩在一片恐懼的氣氛中。 1665年秋天,倫敦已經有數千人因為感染疫病而死亡。不多久,英國中部地區曼徹斯特德比郡山谷中的小村落亞姆(Eyam),也爆發疫情。原來,亞姆村一位裁縫師訂購一批來自倫敦的布料,布料中夾帶著散播鼠疫的跳蚤。隨後,村子裡接二連三地爆出村民染病身亡的消息。 驚慌的村民開始計畫逃離,教區牧師威廉.莫泊桑(William Mompesson )卻提出相反的看法:不但建議村民不要離開,還希望他們將自己的村子封鎖起來。牧師對村民說:「誰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如果已經感染了,逃與不逃都是死,但逃出去一定會傳染更多人,留下來吧!讓我們把善良傳遞下去,後人會因禍得福。」莫泊桑牧師也坦承,村民如果接受他的建議,也就等於接受了「死亡」。 令人意外的是,絕大多數村民堅忍地接受眼前的困境,並對上帝起誓要留下來:盡一己之力,阻止疫情向北部蔓延。接著,亞姆村正式宣布「封村」:不許村民離開村落、把確認感染者關押在新修建的隔離區、封閉通往北部的道路並勸退其他村鎮企圖北移的民眾。 經過將近400天的封村隔離後,亞姆村疫病隨著感染者一一去世而終止,英國北部的疫情更因亞姆村民的自主隔離,獲得很好的控制。但是,亞姆村卻為此付出慘烈的代價——全村344位村民有267位死於疫病。村民選擇放棄自己生存的希望,來換取他人倖存的可能。 面對死亡,村民也曾恐懼,也有不捨,但他們留給家人的隻字片語,卻充滿溫暖。礦工萊德告訴女兒:「親愛的孩子,你見證了父母與村民們的偉大」;一名醫生寫給回娘家避難的妻子:「原諒我不能給你更多的愛,因為他們需要我」;痛失妻子(同樣死於瘟疫)的莫泊桑牧師則說:「希望你們把善良傳遞下去。」……瘟疫結束後,德比郡政府派人前往亞姆村,確認村民自願隔離以保護更多性命的義行。報紙以「賢者之鄉」為標題,稱頌村民無私的大愛。 亞姆村封村,會不會是迫於無奈的偶發事件呢?疫情結束後,亞姆村民良善的舉動,卻未停止。英國國王查理二世偶然得知亞姆村事跡後感動落淚,要求全國周知,並特赦亞姆村後代世襲享受免稅的特權。數百年來德比郡政府對村民提出贈地、送錢等補償方案。從國家到地方政府都希望回報亞姆村民的犧牲,但都被一代代的村民婉謝。2019年,村民拒絕政府贈款的理由是:「我們可以種植農作物、飼養牛羊維生,而且也住慣了這裡的石頭房子,還有很多人比我們更需要這些錢。」…… 生命短暫,美德卻會流傳後世。世世代代以來,亞姆村民為大家做了最好的示範:面對死亡的威脅時,不是思考如何讓自己活下去,而是盡力保護更多人;當死亡的威脅遠離時,不是思考如何彌補自己的損失,而是體恤其他更困窘、更需要幫助的人。

閱讀更多